?
 首頁
用戶登陸:  密碼:   快速注冊  
分站: 中國西部煤炭網  華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華中站 | 東北站 | 校友錄 | 回音壁
 首  頁  煤炭新聞  政策法規  新聞寫作  技術論文  項目合作  文秘天地  礦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價行情  煤炭供求  物資調劑  礦山機電  煤礦人才  

薛麗麗等:來自韓城礦區的遷徙報告(報告文學)

中國煤炭新聞網 2019/7/7 21:55:09    小說林
  
    2013年5月16日,是韓城礦業公司按照當時陜煤集團部署,將象山小井、桑樹坪礦平峒的285名干部職工,作為首批劃轉彬長礦業集團公司的先行者,離開故土赴新工作崗位的日子。當年成建制劃轉彬長公司的1082人先后分四批進入彬長集團公司的小莊礦、孟村、大佛寺等礦井工作。5年過去了,讓我們通過以下文字,一起來追溯一下這一開辟陜煤集團人力資源管理先河特殊歷史時期的特別事件的始末。

    春暖花開的時節,一群大雁有秩序地從高空向著北方緩緩而飛。這一幕恰巧被象山腳下的一群礦工和家屬所看到,身著迷彩服列隊而立的285名干部工人及近千名職工和家屬的心布滿沉寂,此時此刻,他們感覺仿佛如那大雁一般。
    簡短的告別儀式后,首批劃轉人員將像鳥兒一樣離開故土,前往一個新興的煤炭基地去融入去開始新的生活。許多人相對無語,更多的人強忍住別離的淚水與親人道別,離別的祝福,為下一次相聚拉開了序幕。有許多職工坐在大客車上,默默無語,他們不敢直視車外的父母、孩子和妻子,深怕車窗外的場景打動這一刻他們已不堅強的內心世界。
    這一天,是公元2013年5月16日的清晨。這一天,是韓城礦業公司首批整體劃轉人員前往彬長集團小莊礦出發的日子。
    情依依,別依依,千言萬語化作無語;你忘不了我,我忘不了你,相逢總會有期。
    象山小井調度室主任高社增看了一眼離大轎車10米開外正捂嘴拭淚的妻子,再也沒有敢回頭,從小到大,沒有哭過幾次的硬漢,馳騁煤礦幾十年,不怕井下陰暗潮濕,不懼生產勞動競賽的苦累,他就怕女人流淚,這是他的軟肋。
    此時此刻,這度日如年的50多天所經歷的一切象放電影一樣在他腦海閃過……

    第一章 事出有因

    第一節 重大決策出臺
    2013年,煤炭市場爆冷。面對生存壓力,倘若沒有開拓創新的思維,就只有死路一條。一個大膽的創新做法在陜煤集團高層醞釀而生。將實施對資源枯竭、虧損嚴重、產業鏈斷層的部分礦井進行關閉;對相關人員進行合理安置,成建制進行劃轉。這一重大決策以陜煤化司發〔2013〕256號文件下發至陜煤集團各相關單位。
    按照集團文件要求,韓城礦業公司象山小井、桑樹坪平峒將全面停止生產、實施關閉,人員成建制劃轉彬長礦業公司。
    時任陜煤集團總經理的楊照乾在韓城礦區調研時強調指出:集團公司決定關閉韓城礦區象山小井、桑樹坪礦平峒井口、人員成建制劃轉到彬長礦業集團公司,這是陜煤集團公司整體發展規劃的重大決策,也是優化配置集團公司新老礦區資源要素,促進新老礦區共贏和諧發展的重要舉措。整建制成熟隊伍的劃轉,縮短彬長新區新工的培訓時間,有利于彬長礦區快速發展,對老礦區調結構、減虧損、促轉型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也能減輕韓城礦區因條件復雜、安全壓力大、效率不高導致的人員過多、收入低等問題。
    政策執行沒有折扣可打,但畢竟這一變故事發過于突然,對于韓城礦區這樣一個老煤礦來說,執行難度可想而知。

    第二節 礦區一片嘩然
    作為象山礦井前身的象山小井位于韓城市金城區以西4公里的象山腳下。北依象山,南靠獅山,西鄰韓城發電廠。1970年5月,象山小井作為西安礦業學院的教學實習井,開始建設施工。1971年3月移交給韓城礦區煤礦建設指揮部繼續建設。1975年7月1日按年設計能力為21萬噸簡易投產。主要可采煤層有3號、5號和11號煤。
    桑樹坪礦平峒經過1959年及1970年兩次興建,于1977年12月建成投產,當時年設計能力為90萬噸,服務年限為30年。2號、3號和11號煤為可采煤層。煤的品種以貧煤為主,有少量瘦煤。
    多年來,這兩個礦井在一輩輩礦山建設者的努力下,生產出的滾滾原煤被一列列火車、汽車運往各地電廠、鋼廠,為國家建設出了力,特別為韓城當地的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高社增怎么也忘不了2013年4月2日這一天,他清晰地記得那天一大早,他和往常一樣,吃完妻子精心為他準備的早點,邁著矯健的步伐,走進了位于象山腳下的象山小井調度室,開始一天的工作。
    沒多一會兒,一陣急促的電話鈴響起,高社增急忙放下手中的筆拿起電話,聽著聽著他不由站了起來,表情也變得越來越凝重,放下電話,站在原地半天都沒動地方,他定了定神,再次確認自己沒有聽錯——他接到命令,通知井下的礦工立即升井待命,象山小井全面停產,象山小井所有人員將成建制劃轉彬長。
    完了,這下完了!這是他當時的第一反應。
    這個消息像春雷一樣迅速傳遍韓城礦區。
    一時間,不只是這兩個礦,整個百里韓城礦區都是一片嘩然,從上到下,幾乎所有人都在關注著,議論著這事兒。
    “這兩個井都要實施關閉?這兩個礦井為國家做了那么多貢獻,怎么說關就要關了,為什么?關了我們這些人怎么辦?彬長礦業公司是個什么單位?成建制劃轉什么意思?……”身處這兩個生產礦井的人更是憂心忡忡,徹夜難眠,食之無味,他們焦慮著、揣測著、疑惑著,誰都不知道等待自己的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未來。

    第三節 成建制劃轉
    成建制劃轉對于韓城礦區老人手來說并不陌生。1970年初,韓城礦區先后經歷1959年成立至1963年撤銷后,遵照毛澤東主席“三線建設要抓緊”的指示,再次上馬時,煤炭部第25工程處500多名職工曾成建制從新疆調至韓城礦區;隨后,又調來藍田縣3650名民工(又稱三線戰士);1971年從內蒙調來煤炭部第87、第88處部分職工,接收了內蒙古、山西軍區的部分復員退伍軍人。特別是大同礦務局、軒崗礦務局、銅川礦務局、陜西煤礦療養院、陜西煤礦設計院等單位調來1000多名干部,成為礦區建設的開拓者。
    這些來自五湖四海、各行各業的建設者們,操持著東北、藍田及全國各地的不同口音,他們有的住在農村老鄉家,房檐下放一個爐子就是廚房;單身職工連床都沒有,潮濕的磚地上放些麥草鋪上褥子、床單就是床。冬天無取暖設施,天又冷只好睡“大鋪”,一個挨一個擠在一起取暖。由于人員激增,糧、油、菜供給不上,以主食為主,主食主要是玉米面;油少不能炒菜,只能是用水把菜煮熟后再往鍋里滴點油這叫“浮油政策”。最苦的是礦工升井后不能洗澡,從礦長到礦工都騎自行車或步行上班。在礦井建設當中,他們逢山開路,遇水駕橋,井筒掘進,沒有電、沒有壓風,工人手把鋼桿輪大錘打眼、放炮,放完炮后炮煙不散,脫下衣服來扇;礦車、坑木運不到井口怎么辦,領導帶領職工去韓城火車站去拉、去扛。就這樣,他們帶著“有條件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堅定信念,將井筒一米一米向下延伸……如此團結一心,無往而不勝地建設著韓城礦區。
    在韓城礦區的建設史上,有一支隊伍與歷史同在,這就是基建工程兵42支隊(即450部隊)的萬余名指戰員。宋添貴著述的《基建兵之歌》一書中這樣記述道:“憶往昔,我們曾經為了祖國的建設事業,遠離家鄉,遠離親人,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出大力流大汗,克服各種困難,貢獻出我們的青春和熱血。”
    “仿佛又回到晝夜鏖戰的工地,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那一張張青春的臉龐,一雙雙清澈的眼神,一陣陣吊車的轟鳴,一幢幢聳立樓房……一幕幕在我腦海中閃現。
    “桑樹坪煤礦位于陜西省著名的龍門古渡附近,瀕臨黃河,群山環抱,交通不便,開發工程十分艱巨,1975年3月,基建工程兵42支隊以8000人的兵力投入施工。在建礦前期施工中,部隊利用半年時間修筑了12.7公里鐵路專用線。在建井施工中,指戰員為了早出煤,不怕苦,不怕累,井巷掘進連續三十個月超千米。各項經濟技術指標都達到國內同行業的先進水平;先后有14個連隊達到國家掘進等級隊的標準。由于井上土建工程進度快質量好,從而使該礦從井上到井下的生產系統、附屬工程以及生活設施同步配套建成,于1979年11月投產。施工部隊在四年多的時間里,共完成井巷工程5.7萬多米,房建工程16.2萬平方米,安裝主要設備1300臺,鋪設各種管線282公里,而建設成本、噸煤投資卻低于同地區水平的30%。桑樹坪礦區建成投產,使韓城礦務局成為擁有年產500萬噸能力的陜西第二大礦區。”
    “歲月悠悠,當年部隊用白灰寫在桑樹坪那山腰上的‘苦戰三五年,實現三百萬’十個赫然大字,也許已被歲月的流水沖刷得無影無蹤了,但建設桑樹坪礦時的那種壯觀場面卻依舊在我的腦海里清晰如初。……巍巍龍門銘刻著452部隊的豐功偉績,滔滔黃河水向人們傳頌著當年建礦的悲壯史歌。悠悠歲月,可以沖淡我對許多往事的回憶,但唯獨對桑樹坪,在我的腦子里永遠記憶如新,多少年來始終割舍不斷我對她的向往和思念。”
    當年,苑梅珍與160多名在延安插隊的北京知青,被招進象山礦,僅僅半年之后,由于她的出色表現,被組織推薦到西安礦業學院深造,學成歸來,她成為一名技術人員。之后,從陜北來到象山礦的大部分北京知青受政策的恩惠相繼離開象山,回到北京。而苑梅珍與少數的北京知青卻選擇留了下來。幾十年過去,這是已然成為他們的第二故鄉。
    韓城礦區成立43年后,成建制劃轉這一個快被人們遺忘的沉重話題又一次被提及。
    成建制劃轉意味著打包,這就是職工對于成建制劃轉這樣一個陌生詞匯的再認識。
    迷茫、徘徊、憂慮,很多人都陷入其中難以抉擇。
    第二章 艱難抉擇

    第四節 6個人,6個人啊
    對于高社增來說,讓他倍加憂慮的是這次劃轉牽扯的可不止是他一個人。高社增的哥哥高選增、弟弟高社民以及他們的孩子都名列其中。特別是高社增的兒子高濤,2009年咸陽煤校采礦專業畢業后也子成父業干起了煤礦,劃轉前在象山小井采煤隊當技術員。侄子高輝在桑樹坪平峒工作。
    高選增、高社增、高社民他們哥仨都是當年招工來礦工作的,他們年齡都偏大不打緊,怎么都好說,可是他們的兒子和侄子們都還小就遭遇這事,以后怎么辦?而且對于他整個大家庭來說,這6個人都是他們老高家的頂梁柱,一家老小就靠他們生活。想到這些,高社增整晚整晚難以入睡,如此情形下到底該何去何從?
   
    第五節 回憶過去反省自己
    眼前的變故讓高社增心里亂成一團,他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竟然會走到如此地步。他努力回憶著自己的過去——
    1983年元月,只為了能吃上口白饃,他從韓城喬子玄被招工來到了象山礦井,培訓了一個月后他就下了井,從此,在井下一干就是30年。
    井下的陰暗、潮濕、條件差對他這個剛20出頭的小伙子來說那都不是事兒。沒有別的,就是舍得出力氣,只要家里沒事他從不休班。
    在那個年代,一個月掙個七、八拾塊錢能吃飽飯他很滿足,每天快樂地工作著。天天揮汗如雨的大干換來了組織及工友對他的信任。他先后當過掘進班班長、殘采隊跟班副隊長、支部書記等。持續的努力工作也為他換來了連續8年被評為局、礦勞模的榮譽。
    當年的象山礦有兩對勞模被職工廣為稱頌。一對是大學畢業一直堅持干煤礦的宮留雙、苑梅珍夫妻,被譽于夫妻勞模;另一對就是靠實干贏得認可的高社增和高選增哥倆,被譽為兄弟勞模。
    1988年,全礦近200名協議工只有4個名額可以轉為全民合同制工人,名額有限,沒有后門可走,只憑干。來自農村的高社增和高選增哥倆入選其中。1990年,高社增在雷永華的介紹下入了黨;哥哥高選增被推薦上了大學,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著。
    可這一切都仿佛是昨天,讓高社增想不通的是,為何自己在井下一線努力干到現在,為象山礦的發展出了力,怎么會落下這樣一個結果?!
    艱巨的工作任務難不倒他,艱苦的工作環境嚇不倒他,而面前的變故他不知如何是好了。多年在井下積攢下的那些干煤礦經驗,他不怕苦不怕累的干勁一下子全都沒有了用場。
    他一根煙接一根煙地抽著,然后一次又一次地用力將煙頭按滅在煙灰缸里。
    “為什么是我?”這一問題當時困惑著高社增和所有當事人。 

    第六節 舉棋不定
    走?談何容易!
    高濤作為高社增唯一的兒子,這一年25歲,著實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當時對象已經介紹了好幾個,才剛有一個中意的,是位教師,已準備訂婚。
    高濤很珍惜這份感情,但這明擺著還沒結婚就意味著將來要分居,這讓高輝心里沒了譜。他拿不準對方能不能接受。此時,走不走對高輝而言,就不只是自己和自己父母同意就行,而要更多地考慮對方及其父母的想法。為此,他對自己的對象講明了情況,并去見了未來的岳父,談了自己的想法,給老人講了彬長的發展前景,最后征得了老人及其家人的同意,消了他的后顧之憂。
    鄭洪濤從1994年在象山礦井參加工作后,先后任瓦檢員、班長、副隊長,劃轉時他是通風隊長。鄭洪濤覺得自己與彬長礦業公司是有緣分的,彬長大佛寺礦井2005年招工時,想著能多掙點收入養家糊口,當時身為瓦檢班長的他就投過簡歷,但當時并沒被錄用。如今,機會來了,也不考試,不用找人幫忙,不去還都不行呢。
    但此時的他怎么也高興不起來,女兒正值高二后半學期,到了關鍵時候,愛人身體也不太好,老丈人也不想他走。但鄭洪濤知道,象山小井因資源枯竭早晚要關,而象山大井又容納不了這么多人,走是最好的出路,對他而言,如今這也算是個機會。在愛人的支持下,通過說服,他的問題基本解決了。
    高濤、鄭洪濤的問題解決了,而其他人各家也都有各家的難處。
    年長一點的,考慮到去了以后沒幾年就面臨退休,在新單位會不會受排擠。很多年輕人都是獨生子女,丈夫要離韓北上,要克服雙方老人年齡大,孩子小,要走就得把家里這一切都留給妻子于心不忍;很多人深陷迷茫,在去與不去之間反復糾結,在填寫回答礦上3次發的調查問卷回答想去還是不想去時,一會兒填去,一會又填不去,有很多張問卷上顯示被抹黑涂改了好幾次,舉棋不定可見一斑。
    第三章 前期工作

    第七節 制定得力措施
    生活在澽水河和鑿開河畔的人們,都是在“象山”和“鑿開河”的傳說中度過了幾十年的時光,猶如鄉土的烙印印在了內心的深處;離開故土,前往一個陌生的環境,于誰都是心潮難平。對于韓城礦業公司黨政工來說,輸送自己員工去他方也是心情澎湃,既有要執行上級決策的責任與擔當,又有難以割舍礦工的情懷;既要為執行好上級決策負責,又要為遠離故土北上的員工負責。為此,他們能做的就是制定好政策,做好劃轉員工的思想工作,盡可能地為劃轉員工解決后顧之憂,讓他們輕松前行。
    在多人多次周密考慮醞釀之后,韓城礦業公司關于象山小井、桑樹坪平峒關閉工作實施方案(韓城礦業人發〔2013〕178號)得以出臺,確定了劃轉人員的分批路線時間表及實施路線圖。
    為保證劃轉工作順利,專門成立了領導小組,其職責是貫徹落實集團公司相關文件精神,審核關閉工作實施方案,協調各工作組的工作;對關閉過程中出現的重大問題進行決策;并在集團公司的領導下,負責與彬長公司溝通協調解決人員劃轉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同時,領導小組下設綜合協調、人員安置、礦井關閉、資產處置、宣傳穩定、治安保衛等六個工作小組。并分四個階段進行實施。(一)宣傳階段(4月18日--23日):要求召開關閉工作動員會,宣傳關閉的目的意義,宣傳彬長公司的安置政策;(二)摸底階段(4月24日--27日):要求核清人員現狀、了解職工的意見和建議;(三)制定措施階段(4月28--5月1日):確定劃轉人員名單,由集團公司人力資源部開具調令,調由彬長公司負責培訓并安排工作;(四)實施階段(5月2日--10日):將符合條件人員進行劃轉,不符合劃轉條件人員安置到位。同時,要保證礦井關閉回撤工作有序進行。
    為了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消除顧慮,韓城礦業公司做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組織電視臺相關人員到彬長礦業集團公司拍攝專題片,直觀反映彬長發展現狀、發展前景和廠區環境、職工工作、生活情況;韓城礦業公司人力資源部門牽頭多次與彬長對應部門協調溝通解決具體問題。各職能部門各負其責,帶著對礦工的深厚感情語重心長、苦口婆心、設身處地、履職盡責。

    第八節 打包劃轉 沒有例外
    由于是打包劃轉,意味著無論是礦長還是隊長,無論是干部還是普通礦工,只要身在其列,無一例外地都要劃轉。
    都在礦區工作多年,誰還不認識幾個領導。在這種變故中,想通過“人情”關系維護自己利益的人大有人在。
    為保證劃轉順利進行,韓城礦業公司黨政做出了凍結這兩個礦井人事的決定,要求沒有一個人可以有特權違反。
    大家當初一起留,現在又得一起走,沒有例外。時任象山小井負責人的柳選軍要去,作為普通礦工的鄭洪濤也要去。
    在關鍵時候員工因為不知所措更多的是看,看誰?看“頭兒”看“領導”。所謂火車跑的快與慢,主要看車頭怎么帶!
    柳選軍在象山小井多年,作為負責人,他的一舉一動,對象山小井的職工有著很大影響力。此時的他身兼雙重職責,上要對公司、對礦負責,按照陜煤集團要求,保證劃轉工作順利;下要對得起和他在一起摸爬滾打多年的礦工兄弟,為他們著想為他們說話辦事!

    第九節 去彬長看看
    百聞不如一見。說什么都難以服人,究竟好不好誰也說不上,不如組織大家去彬長看一看。在韓城礦業公司的組織下,象山礦井組織中層管理人員、礦工、礦工家屬等分三次前往彬長參觀。
    陜西彬長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彬長集團)是2002年經陜西省人民政府批準設立、2003年3月在咸陽市掛牌成立的大型煤炭企業,隸屬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部設在具有魅力城市之稱的咸陽市,規劃面積790平方公里,煤炭地質儲量67.29億噸,是全國13個大型煤炭基地之一。彬長集團下轄大佛寺礦業公司、胡家河礦業公司、小莊礦業公司等5個生產礦井。
    2013年4月中旬,由柳選軍帶隊領著象山小井幾十號中層管理干部首先前往彬長小莊礦參觀。高社增也在其中。
    彬長礦業公司進行了熱情接待。
    “一切都是新的,真的不一樣!”
    “巷道遺漏下的煤比象山小井要采的煤層都厚!”高社增參觀完后心里驚嘆道。
    煤竟然可以直接用膠輪車從井下運輸至井上,這讓這位在象山小井井下一線工作近30年的老礦工開了眼了。
    高社增在第一次參觀完彬長后,為了消除家屬的顧慮,贏得家屬的支持,還專門讓兒子高濤開車領上妻子高清芳去彬長參觀。

    據統計:包括象山小井、桑樹坪礦平峒在內的共有400多人及其家屬,在劃轉前前往彬長礦業公司進行了參觀。
    看完后,大家得出的結論是:好象一切沒有想象的那么糟。

    第四章 特別事件

    第十節 分房事件
    能擁有自己的一套住房是每一個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但在過去它卻只是一個夢。
    高社增從1983年工作就一直租房子住,1997年他在向陽坡和工友一起為自己建造了平生他的第一套自建房——牛毛氈房,為了保證不漏雨,他基本上是兩年換一次牛毛氈,房子不好,但那里也留下了他和妻兒很多美好的回憶!
    能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一直是高社增的最大夢想!
    過去房小人多,開始是不是雙職工沒資格分房,后來政策放寬,不是城鎮戶口沒資格分房子!高社增的愛人高清芳一直是農村戶口,經過多年的努力于2004年底才解決了城鎮戶口問題,兩口子因此開心了好多天,因為這樣以來他們就夠分房條件了,他們差的只是一個機會!
    2005年,也就是高社增工作22年后,在象山大橋下面,他有了屬于自己的第一套公用住房,雖然是老房子,有些破舊,可與從前相比,他已很滿足。
    隨著企業的發展,本著以人為本的原則,面對礦工工作多年仍然無房可住的實際情況,韓城礦業公司將每一名礦工在韓城市區有一套住房被列入十二五規劃,將職工住房問題提到重要議事日程。為此,韓城礦業公司搶抓機遇,充分利用采煤沉陷區治理、棚戶區改造等國家政策,大舉在韓城市區及周邊興建居民樓,決心徹底解決困擾多年的礦工住房問題,全面提升礦工的幸福指數,真正實現安居樂業。截止到2013年,共興建住宅樓86棟,其中已入住38棟,在建17棟,其余31棟于當年底及次年動工興建。為了讓更多的礦工有房住,韓城礦業公司放寬了分房的條件,很多礦工工作數年后終于分到了自己的新房,他們心里樂開了花,他們掐著指頭數著、期盼著領鑰匙的那天!
    問題來了,包括高社增在內的相當數量的礦工新房是分了,但鑰匙沒領到手,現在面臨劃轉,房子還給不給?很多人因此變得忐忑不安,成為走與不走的一個很大顧慮!
    問題反映上來后,韓城礦業公司即刻召開黨政聯席會議,專題研究解決此問題,承諾分房待遇不變,消除了大家的疑慮,穩定了職工情緒,為順利劃轉創造了有利條件!
    第十一節 上訪事件
    2013年4月30日一早,韓城礦業公司辦公樓前被職工圍得水泄不通,來自桑樹坪礦平峒、象山小井的數百人聚集上訪。
    上訪的主要原因一是劃轉人員要求要有一定數額的安置費。二是其中好多人擔心自己去彬長后不能享受同級待遇。三是對一方不夠劃轉條件的,但想夫妻一起去的沒有政策支持,這一需求無法實現等問題。
    韓城礦業公司立即啟動應急預案,召開緊急會議進行商議應對,公司主要領導與百余名劃轉人員代表在韓城礦業公司三樓會議室面對面,傾聽大家的問題,有的問題當場拍板,責成有關部門限時解決,有的問題由領導出面協調尋求最佳解決途徑。
    正當干部職工浮躁不安的時候,時任陜煤集團副總經理朱周歧帶領集團公司人力資源部經理李聰等一行,分別來到桑樹坪礦和象山礦井,對即將劃轉彬長的管理干部和職工作工作。朱周歧代表陜煤集團在會上發聲:“這次關閉象山小井和桑樹坪礦平峒,人員成建制劃轉彬長礦業公司,是集團公司解決老礦區負債重、人員多、礦井資源枯竭,實現新老礦區資源共享,發揮老礦區人才優勢和技術優勢的戰略性決策,是集團、韓城、彬長實現發展共贏的重要舉措,帶有示范劃轉的作用和功能。”朱周歧還強調,希望這兩個礦進一步加大宣傳力度,對彬長礦區的發展前景、收入待遇、個人發展空間等優勢,給職工講透、講清楚;通過分類細化、分批實施,做好劃轉人員的思想工作,站在劃轉人員的角度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化解矛盾,真正把好事辦好。
    針對韓城礦業公司劃轉職工中反應較多的夫妻兩地生活、優秀農民工轉正、科隊級干部待遇等問題,朱周岐、人力資源部經理李聰還前往彬長集團公司,協調處理。最終,在集團、公司、礦三級領導的共同努力下,困繞劃轉人員的思想“疙瘩”及被一一解開,各類問題也得到了解決與落實。

    第十二節 歡送儀式
    韓城礦業公司先后于5月16日、6月3日、6月17日和7月3日多次舉行歡送儀式,分批歡送劃轉人員赴彬長工作。
2013年7月3日一早,韓城礦業公司辦公樓前成建制劃轉的201名人員赴彬長集團工作歡送儀式正在舉行。
    韓城礦業公司班子成員及機關全體人員,以及當時的韓城實業公司領導、運銷分公司領導,象山礦井、桑樹坪礦有關領導以及彬長礦業集團領導慕生海及有關部室領導一起參加了儀式。
    歡送儀式都悲壯而隆重,劃轉人員均多年在韓城礦區工作,對韓城礦區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充滿感情,對工作生活多年的企業、領導、同事依依不舍。
    一位老人拉著孫子送別兒子和兒媳,老人喔喔的哭聲引周圍很多人掉淚,幼小的孩子不懂別離好奇地左顧右盼著;一位妻子與丈夫相擁而泣,宣泄著離別之痛;一位相識并在一起工作20年的同事拉著哥們的手遲遲不肯放手;已坐上車的人員有的揮手告別,有的紅著眼圈轉過頭去看向了另一側;很多男同志也難抑淚水,如同當年親人送別子女參軍的場面一樣,甚至比那個場面更加感人。
    故土難離,雖留戀、雖不舍,但在集團的重大決策面前,劃轉人員以大局為重,服從組織安排,由被動接受逐漸轉變為主動作為,在鑼鼓和鞭炮聲中,在公司領導、礦領導和職工家屬的真情相送下,劃轉人員帶著組織的重托,帶著親人的關懷,帶著兄弟的情誼告別家鄉踏上了新的征程。
    至此,韓城礦業公司成建制劃轉工作圓滿收官,共有1082名人員劃轉至彬長礦業集團工作,并將在新崗位建功立業。
    第五章 新礦舊情

    第十三節 步入新崗
    溫潤柔美的涇河水緩緩流經彬縣,將這里沖積出一條偌大的川道,臨水而居的人們 在這里世代繁衍生息。在川道兩邊的“山”上,生長著郁郁蔥蔥的樹木和綠植,行至“山”上,但見一望無垠的黃土高原,優美景色讓人目不遐接。在涇河水一方的山坡上,就是聞名中外的“千佛寺石窟”;這個石窟開鑿于唐初貞觀二年(公元628年),依山傍水,逐崖為窟,雕石成像,在400多米高的立體崖石上錯落石洞石閣130多孔,大小佛像1980多尊,其中20多米高的阿彌陀佛為陜西省第一大佛。
    距“大佛寺”不遠,有一“侍郎湖”自古有名;流傳著小龍女湖邊牧羊、柳毅傳書救 龍女、伍子胥怒斬涇河龍王救黎民的美麗傳說。這個湖湖水澇不升,旱不降,湖中四季無落葉,神奇水線可預測陰雨等天氣,被譽為黃土高原的明珠。
    被大佛護佑、涇水滋潤的小莊礦的干部職工,與彬縣人民一樣,享受著新時代的新生活。
    劃轉人員到達彬長后,警車開道,鑼鼓聲聲,他們深切地感受到了彬長礦業集團公司對他們加入的熱情歡迎。
    不只這些,在衣食住行方面,彬長礦業公司對劃轉人員也是格外關照,進行了周密安排。住的寬暢,3人一個宿舍;吃的飯菜好,還不要錢;穿的新,他們脫下了韓城礦業的工裝換上了彬長的工服……
    在了解了彬長集團實施“黑色產業綠色發展、構建四大板塊、打造百億彬長”的發展戰略后,對彬長的發展前景充滿信心;在接受為期7天的軍事化培訓后,按專業對口、待遇不變的原則分配到彬長集團大佛寺、胡家河、小莊、孟村、文家坡五對生產礦井工作。彬長集團領導表示劃轉人員都是原單位的骨干力量,彬長將為大家提供展示才能的平臺,確保大家業有所長,術有專攻,在相對熟悉的工作崗位和業務領域貢獻聰明才智。同時在職工收入、生活福利、生產生活環境方面將持續改進,使大家能扎根彬長、幸福生活。
    劃轉的1082人經過培訓,先后被分配到新崗位工作,他們中有曾經的勞動模范、科技標兵、崗位能手、巾幗能手,也有夫妻,有兄弟、有父子,還有原單位區隊全體人員。
    既來之則安之。劃轉職工表示要把韓城礦業公司過硬的作風、嚴明的紀律、奉獻的精神和敢于擔當的品質帶到彬長發揚光大,為陜煤的發展貢獻力量。

    第十四節 我想回家 
    味覺最能引發人的思鄉情結!
御面,又稱玉面、淤面,是一種有別于涼皮的面粉特制食品,是彬縣有名的特色小吃,可韓城來的人楞是吃不出味道;在韓城人眼里,這里的面不涼不熱,怎么吃都沒有韓城的手搟臊子面好吃!更和韓城的羊肉饸烙沒法比。何止是這,可能由于水質不同,這里的羊肉煮出來的羊肉泡都和韓城的羊肉泡味道不一樣,連這里蒸的饃都沒有韓城的饃勁道、好吃!
    “剛到彬長小莊礦,我一個月都沒吃面!因為那面不是韓城的味!”原象山小井副主任,后任文家坡礦安全副礦長的張向陽如是說。
    一下子改變口味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每次到了飯點,很多人餓著肚子,用筷子敲著碗,面對五花八門的炒菜卻不知道該吃什么,每每這時,都會把那些劃轉人員的思緒引回到那個他們多年生活工作過的地方——韓城!
身在外地怎么可能吃出家鄉的味道、韓城的味道!
    “身在韓城時并沒覺得韓城有多好,但離開后才知道自己原來對家鄉是那么的留戀那么的不舍!”張向陽誠懇地說。
    起初,除了生活上的不習慣,對于這里的嚴格管理也不適應。因為是新建礦井,在成建制劃轉之前已經招收了各大中專院校的學生。為了盡早將他們培養成才,彬長集團對他們要求很嚴,每天下班用過晚飯后還要學習培訓一個多小時,培訓的內容有煤礦安全規程、安全防護知識等等。而韓城劃轉的大部分人年齡都偏大,受不了這種約束,很多人因此產生抵觸情緒,引發思想波動。
    “我想回家”是每一名劃轉人員的思鄉情結,是他們內心深處的“吶喊”,白天大家各忙各的,到了晚上,很多人都思緒綿綿,夢回韓城,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像刻在了他們心里,揮之不去;他們想嗅花椒的香味,他們想攜手親人在澽水河畔漫步;他們更想登上象山之頂,俯視韓城;他們揣測著此時此刻自己的親人們正在做什么……

    第十五節 我要去彬長
    高清芳嫁給高社增不久,高社增就去象山小井當了礦工,從此,她有了一個新稱謂——礦嫂。
    作為礦嫂的她理解礦工在井下的辛苦,作為妻子她也時常為丈夫的安全而提心吊膽。她所能做的就是管好自己的一兒一女,每天做好丈夫愛吃的飯菜等他回家。
    這一天,到了高社增該下班的時候了,她做了他最愛吃的手工面等他,左等右等不見人,她心急如焚,心里安慰著自己,沒事,他是帶班隊長,事多,晚點回來沒關系,可是30多個小時過去了,還是不見人,她焦急地放下手頭的活,大步流星地趕往礦上去找,到了礦上,才知道井下出了點事,剛剛才處理完,高社增也已升井回家了。聞訊后,她又急忙趕回家里,一進家門第一眼看見丈夫,她喜極而泣!打那以后,她發誓以后要更加體貼丈夫,對他更好!
    兒子和丈夫要走,她知道攔不住。雖然高濤開車領上她去彬長參觀過,對那里的情況她也多少了解一點,聽丈夫說過,彬長這邊的礦井安全性高,如果運輸不出事故基本沒有什么危險,這雖然讓她松了一口氣,但還是不放心。快走時,她把家里僅有的3000塊錢卷好放在了丈夫手心里,千叮嚀萬囑咐,強忍住淚水,告訴高社增,讓他放心家里,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兒子就行!
    后來,高清芳才知道,高社增臨走時就將那3000元錢給正在住院的父親交了住院費,他走時可以說是身無分文。
    很多時候,每一個變故不只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一家人的事,甚至是幾家人的事。
    2013年,對高清芳來說是個多事之年,一邊是兒子和丈夫都要走,一邊是女兒高考,還有雙方的父母要照顧。雖然哥嫂們承擔了父母的贍養義務,但女兒高考也是大事。送走了兒子和丈夫,她悉心照顧女兒,女兒也很爭氣,當年就考上了大學。為了給女兒湊學費,她去韓城市區某洗浴中心給員工做飯掙錢,女兒也去了酒樓打工,近兩個月娘倆攢了5000元,終于給女兒湊齊了學費。
    送走了女兒,房子空了,她的心也空了。此時,她心里只有一個念想:丈夫在井下一線干了幾十年,為了家里辛苦了半輩子了,她要去他身邊照顧他。于是,在高社增到彬長半年后,高清芳也安撫好雙方老人后,去了彬長……

    第六章 喜新戀舊

    第十六節 再立新功
    畢竟是外來戶,到了新地方總會缺乏一些安全感。特別在劃轉人員到礦后,知道在他們之前,招收了各大中專院校的學生,這些年輕人學歷比他們高,來的比他們早,況且新單位崗位較原來少,這讓他們對自己還能不能保持原單位的級別與待遇產生了新的擔憂。但彬長礦業在用人時,沒有先來后到論資排輩,而是采取更為公平的辦法對人員進行安置——實行公開競聘上崗。很快大家的顧慮得到了消除。大部分人最后都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崗位,有少部分人沒有合適崗位,也在努力提升自己,為將來有了崗位而充實自己。
    高社增來到彬長小莊礦后,在一次競聘時,他把在韓城得到的四五十本榮譽證書(有勞模的、有先進生產者和優秀黨員的)拿了出來,把在場的人們著實嚇了一跳。這位身經百戰、屢立戰功的老煤炭人會被賦予怎樣的新任務?
在小莊礦落腳后,礦上要組建綜掘隊,有200多個從咸陽煤校畢業的新工加入了綜掘隊,這些年輕人有激情、有熱情,但沒有在礦山實踐過,需要人帶一帶。高社增在井下一線工作多年,經驗多,責任心強,被任命為隊長,主要訓練這批年輕人。
    兩年時間,他帶領新招來的煤校畢業生在井下奮戰了兩個春秋,從如何準備工作面、如何回撤、安裝到井下如何自保、互保……他手把手地用心用情地教著這群年輕人,將一輩子積累的經驗毫無保留地言傳身教給這些朝氣蓬勃的年輕人,看著在他的辛勤努力下,這些年輕人一個個成熟成長,得到了鍛煉提升,成為礦山建設的新軍,他感覺很欣慰。后來,礦上考慮他年紀大了,又把他回到調度室,直至退休。
    不只高社增,原劃轉轉入彬長的象山小井主任柳選軍也被任命為彬長小莊礦礦長;原象山小井主管生產的副主任張向陽也先前被任命為小莊礦安全環保部部長、副總師,現在被調任彬長文家坡礦安全副礦長。總之,劃轉人員到彬長后沒有受歧視,只要好好干,都被得到了重用。

    第十七節 喜新戀舊
    即使無比眷顧,即使厭倦遨游,到了春季,大雁都會撲哧著翅膀,飛回北方,再多的倦怠都因歸巢的竊喜而淡然。
    舉目張望,文家坡礦位于黃土高原上,四野寬闊,一眼望不到邊,在這個礦的周圍除了相距較遠的村莊外,無山無水;工人們除了上班就是窩在宿舍里玩手機、看電視,盡管有職工活動中心,但也很少有人去活動。
    坐在文家坡礦招待所干凈整潔的房間里,從陽臺上望過去,辦公樓、選煤樓和高高的井架依次排列,十分整潔的環境,綠樹、草坪、藍天、白云,讓人誤以為到了一個新的旅游區。新的礦井、新的環境,必然孕育新的夢想。太陽每天都在升起,時光流逝,每一天都注定有新的故事發生。
    “宿辦合一,沒有家屬區,所以總讓人感覺這里是工作的地方,韓城那個地方才是家。雖說不是土生土長的韓城人,但是也在韓城生活了這么多年,對韓城有著深厚的感情,我非常感謝韓城,是韓城培養了我,所以,韓城的房子我一直都沒有賣,想著退休以后還要回去住呢!”張向陽充滿向往地說。
    從彬長到韓城有700多公里路,為了回家,在彬長的韓城人成立了司馬故里微信群,誰回家就在群里說一下,大家相互結伴搭車,既節省了費用,又趕走了沿途的寂寥,其樂融融。
    “每一次探親在彬長上高速和到韓城下高速的感覺那是絕對不一樣的,回到韓城總有點小激動!”鄭洪濤說道。
據張向陽說,這十多年來,有許多人相繼離開韓城礦業公司,到了陜北等地,掙了大錢,也升了官,這些人都很感謝韓城局,因為是韓城局培養了他們。
    如今已經在彬長退休的高社增已回到韓城喬子玄農村家的四合院里,后院有花草樹木,左有孫女繞膝,右有老伴陪伴,生活平靜、安逸、幸福!
    “留在韓城的值得回憶的事太多,韓城是根,我一有機會還會去礦井周邊看看,但劃轉去彬長我起初想不通,回過頭看我一點也不后悔,那里讓我的收入增加,改善了我們家的生活條件,還讓我認識了好多朋友和同事,我現在是喜新戀舊……”高社增充滿深情地說道。
    除高社增外,他的哥哥高選增由于當時劃轉時年齡超限,后在象山退休外,其他4人均在彬長工作至今。

    第七章 結尾

    第十八節 每一條路都鋪滿了希望
    經過近五年的打磨、融入,現如今,大家都習慣了,習慣了兩地的生活,習慣了在兩地之間的漂移,習慣了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相互之間不再是什么哪來哪來的,大家都是彬長人,都是陜煤集團人,共同為著煤炭事業、為著讓自已生活得更好而努力著!
    在人生的旅途中,有人太早看透,有人又覺悟太晚,到最后,都會回歸到終點。感性的人說,先有開始才有結局;豁達的人說,先有結局后有開始。無論你屬于哪種人,都可以算作是透徹地明白地了自己遷徙的行程;世上的小路本就有許多,每一條都鋪滿了希望,只等著你去追求,去超越。象山給了你豪邁,鑿開河給了你柔情;同樣,涇河水一樣會滋潤你的心田,大佛寺的千年大佛定會護估你的人生更加的順利騰達。走向彬長,無疑是一種新的人生的開始;在人生路上,每個人皆可以將鄉愁和感情裝進行囊,攜著濕潤的思想與情感,做一次曠達明凈的遠行;不一定匆匆趕赴,亦可閑庭信步,讓青春和年華流轉四季,無悔風霜。(薛麗麗 馮驍 陳鳳鳴)
(作者介紹:薛麗麗,陜煤韓城礦業公司韓城礦工報總編輯。馮驍,陜煤集團職工作家協會副主席。陳鳳鳴,韓城礦業公司網站站長。)2019年7月7日


作者:薛麗麗 馮驍 陳鳳鳴      編 輯:一鳴
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必須注明“來源:中國煤炭新聞網(www.ijihfw.icu)及其原創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站實名: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
地址: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3 郵編:400039
Email:[email protected] 備案序號:渝ICP備05006183號
編輯部電話:(023)68178115、61560944
廣告部電話:(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編輯部:
業務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
炸金花扑克游戏